荔枝影视app男人影院

可他不怨我们……”王海生还想解释几句。

“明白!理解!”段云打断了王海生的话,接着说道:“现在的情况是厂里没法生产,那就意味着我没有产品可卖,没东西卖了就意味着我没钱,我没钱怎么能给你们付款?所以我也希望王厂长你能理解我们厂子目前的处境!”

其实段云合作三家电子厂签订的代工合同并没有多少钱,段云现在是完全有能力支付他们的费用的,但现在出现这种情况,段云也只能暂时当一下“老赖”。

严格说起来,段云也不算老赖,因为是这三家电子厂毁约在先,段云只是按照合同规定办事而已,合情合理合法。

“可我们电子三厂这200号职工就等着这笔钱发工资奖金呢……”王海生语气带着几分为难的说道。

其实以电子三厂目前的情况而言,是可以发出工资的,但前段时间因为给段云这边供货和代工,他也承诺给厂里的职工多发一点奖金和福利,但现如今段云如果不给钱的话,他之前对工人的承诺就算彻底泡汤了,这肯定会影响到他在厂里的威望。

“那我现在也是无能为力。”段云显然不打算给钱,似乎看出王海生确实非常为难,于是指点迷津道:“其实解决这件事情的方法也很简单,只要你能继续向我们厂子提供电子元件,那我肯定会把钱一分不少了给你们,咱们都是按合同办事,这个你放心”

“可是市局那边……”王海生眉头皱起,片刻后一咬牙说道:“不行,我必须去市局和局长当面谈一谈。”

王海生说完起身就要离开。

“王厂长慢走!”段云见状,连忙将他上前送了出去。

而段云这边刚离开办公区,就又看到保卫带着一名两鬓斑白的老者走了过来。

“秦师傅?”当段云看到来人正是电子二厂的总工秦海后,顿时感觉有些意外。

清新雪景下的绝美纯白少女

“段云,我是受我们厂长之托来问你要钱的……”秦海走到端云面前后说道。

秦海并不善于言辞,他性格本来也比较直,所以见到段云后,就直截了当的说明了自己的来意。

“呵呵。”段云闻言笑了笑,顿时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儿,于是对秦海说道:“咱们到屋里谈吧。”

很明显,电子二厂的厂长知道秦海和段云的私人关系非常不错,于是就派他过来要钱。

“用不着了,我就是想跟你说一下,我们厂目前也等着你们这边的代工费发奖金的,工人们这段时间都挺辛苦的,则干了活总归是要给钱的吧……”秦海很实在的说道。

“秦师傅,本来嘛你们厂现在无故断供电子零部件,按合同规定,我一分钱都不用给你们,但今天既然您过来了,我多多少少还是会给您一些面子的。”段云顿了顿,接着说道:“这样好了,我先给你们厂结算110的代工费,也就是1200块钱,多了我一分没有,这还是看着您的面子,您回头和你们厂长说一下,如果他还想要剩下的钱的话,那就必须恢复给我们厂供货……”

“之前我们厂长也说了,这是上级领导的命令,他也没有办法……”秦海说道。

“秦师傅不瞒您说,刚刚三厂的厂长也找到我这里了,他来这的目的和您是一样的,也是为了要钱,我把事情和他说的明明白白,所以现在三厂的王厂长已经去市局那边找局长谈话了,我也答应过他,只要他们厂能继续供货,那么我欠他们厂的钱,就一分不少的还给他们,就这么简单,你明白我的意思吧?”段云对秦海说道。

“那……好吧,我回头和我们厂长说一下。”秦海点头说道。

秦海虽然为人木讷,但也能听明白段云的意思,他也是知道自己无法说服段云把全部钱要回来的。

“那行!你先等等。”段云说话间,转身来到自己的办公室,从抽屉里取出了一沓的现金,清点了一下后,然后带着一张写好的收据和笔走了出来。

“秦师傅,这钱你数一数,如果没错的话,就在这张收据上签个字吧。”段云说话前将手里的钱和收据递给了他。

无论如何,当初秦海是帮了段云大忙的,也正是因为如此,段云才会先结算一笔钱给他。

但情面归情面,生意归生意,段云肯定是不会将钱全部给二厂那边结清的。

秦海拿上钱签上字儿后,段云安排二虎开车将他送回去,有了这笔钱,至少秦海能回厂子那边有所交代了。

送走秦海没多久,一厂的副厂长也来到了段云的厂区。

和三厂的厂长一样,一厂的副厂长最终也是空手而归,段云的态度始终很坚决,只有开始供应零部件,他才会按照合同把钱发给他们。

通常来说,私营企业面对国营企业的时候总会感觉低人一头的,但现如今段云则把这种局面彻底翻转,毕竟这三家大兴当地的电子厂想盈利的话,就只能依靠段云的天音电子厂,而且现在已经产生了一定的依赖性,导致了这种局面的出现。

段云现在把厂子都停工了,没有任何顾忌,自然也就不用担心任何施压的手段。

送走了电子三厂的副厂长,段云把助理二虎叫了自己的办公室。

“我要出去办点事儿,要是有人问起我去了哪儿,你就说不知道,明白吗?”段云对二虎安顿道。

“知道了。”二虎闻言后应了一声。

“还有就是如果再有人过来,你就说咱们厂子已经无限期停业了,别的话就不要和他们多说了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

“行,那你继续忙你的吧。”段云手一挥,示意二虎可以离开了。

看到二虎离开之后,段云将办公桌里剩下的半杯茶水倒进了花盆,然后整了整自己西装的衣领,也大步离开了办公室……

……

与此同时,市轻工局的局长办公室里,朱军海正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,喝着茶水,拿起一份报纸看了起来。

而正在这个时候,外面突然响起了敲门声。

“进来!”朱军海喊了一声。

下一刻,办公室房门推开,就见丁满胜带着另外三四名村民走了进来。

“你们是……”看到这几名村民,朱军海顿时愣了一下,随口问道。

“扑通。”领头的丁满胜突然跪在了朱军海的面前。

“唉,你这是干什么?赶紧起来,有什么事情好好说!”看到这一幕朱军海顿时吓了一跳,猛地站起身子连声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