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瓜app邀请码下载

枯骨镇,琳琅阁驻点

“夏秋姐,一段时间不见,又变漂亮了。”苏生踏着稳重的步子,走进了琳琅阁的大厅,对着那道熟悉的背影,展颜笑着说道。

坊内一位红衣少女,闻言也转过身来。

红衣少女步履微移间,从腰际开叉到底的红裙也随之轻轻摆动,那雪白修长如莲藕一般的也若隐若现,惹得一旁的雄性们连连侧目。

不少人吞着口水,在心里暗暗咒骂着“小妮子这身段,简直要人命,老子受不了啦。”

对于这些人的表情,红衣少女夏秋早已是见怪不怪,却是直接来到了苏生跟前。

“你小子,修为没见涨,嘴皮子到是又磨快了不少,尽挑好听的说。”

银铃般的声音从那抹红唇之间传出,让人心旷神怡之间,又忍不住想要去吸允一番。

闻着少女身上的散出来的体香,再加上近在迟尺那如兰般的吐息,让正处在血气方刚年月的苏生颇有些难以把持。

身体稍稍后仰,将那不受控制的眼光,从少女胸前那道光滑圆润的沟壑之上移开,苏生才勉强将心中火热的涌动给压了下来。

“呵呵,反正修练也是浪费时间,不如用来磨磨嘴皮子,若是能博夏秋姐一笑,也不枉我穷尽十五载光阴的苦磨。”因为跟夏秋关系不错,苏生也比较放松,各种话随口就来。

“切,少来!看你的样子,虽然精神不错,但也有几分憔悴,特别是一身的炉烟味,又打一晚上的铁吧。是不是‘木灵花’又没有了,又没钱了,所以才想到来找姐姐了。”夏秋像连珠炮一般的话,彻底将苏生给打回原形。

亮闪闪美女阳光照进温暖的窗阳唯美写真

虽然从年龄上看,红衣少女如出水芙蓉一般妖艳欲滴,但她能够成为琳琅阁的管事,靠的可不单单是这份姿容。

作为琳琅阁的管事,常年与各式各样的人打交道,练就出的这份眼力,可不一般。

基本上,像苏生这样的骚年,夏秋瞧上那么几眼,也就摸得一清二楚了。

但少女的话里,也流露出了一丝关心,多少让苏生也有些感动。

“嘿嘿,怎么会,这次是真的来看人的。”苏生嘿嘿一笑

被夏秋一眼看穿,苏生也只得摆出一副屡试不爽的憨傻表情,顺手又从兜里拿出来一把一尺来长的红色匕,递给了夏秋。

少女瞪了一眼苏生之后,才笑着接过了匕,看了一眼之后,也微微点了点头,收敛了几分嬉笑的神色。

拔出匕之后,又随手舞动了几下。

红色的匕影,顿时忽东忽西,在空中不规则的闪烁,飘飘洒洒间,煞是好看。

看着少女施展的这套剑法,苏生顿觉眼前一亮。

一看就知道,夏秋的这套剑法,可比他从苏厚那里学来的‘苏氏三连锻’要好很多。

遇到这样的机会,苏生很自然就放开了自己那份特殊的感知,想一探究竟。

“夏秋姐,你这套剑诀,比上次施展的时候,又多了几分轻灵、飘逸。啧啧啧,感觉像是一道飘落的树叶在跳动一般,真美。”苏生带着几分陶醉地道

但是,让苏生没想到的是,他这番有感而的话,顿时引来了一阵非议。

“这小子根本不懂战决,光在那瞎说。所谓剑诀当然是气势如虹,威猛无敌了,哪有像什么树叶的,有屁用。”

“这小子谁啊,脸这么黑的小白脸还真是少见。”

其实,大厅之内,早有人在虎视眈眈的盯着他了。

盯着他也不为别的,就因为他与夏秋之间,显得有些过于亲密了,一众人自然各种羡慕嫉妒恨。

“我说嘛,这小子叫苏生,是苏厚他儿子。好像根本没有任何修为,哪又懂什么战决,完是瞎扯。”

“原来是那个小废物”

苏生也没想到,他不过随口说了几句话,就会惹来这么多针对。

但此时,一旁的红衣少女夏秋,则有些吃惊地看着面前的少年。

因为苏生这番话,还有这口气,跟前些时候,琳琅阁的大执事在指点她修练这套剑诀时,对她说的话很是相似。

这琳琅阁大执事,名叫东流文众,号称枯骨镇第一高手,连枯骨镇第一家族古家家主见了他都要躬身行礼。

据说这位大执事修为已经跨入丹灵期,实力更是深不可测。

子灵期是修练者的第一阶段,雾灵期则是第二阶段,第三阶段名为水灵期。

再往上,才是丹灵期。

一到丹灵期,气海会凝出一颗金丹,寿命也会大大越一般人。

而且,一旦达到丹灵期之后,就能够以雷霆雨露为食,可谓脱了普通人的范畴,成为真正的修练者了。

这样的人,放在整个大6,也是不多见的。

但是,夏秋实在有些不敢相信,苏生的话却跟那位大执事有些异曲同工之意。

她修练的这套战决,名为秋叶剑法,凡阶中级战决。

虽然等阶不高,但这套剑诀因为强调轻灵、飘逸,其实并不好修练。

而修练这套剑诀的一个特点就是,境界越高,越会像是一片落叶一般,漫天飘舞,让人寻不到踪迹,也让对手防不胜防,这也是这套剑法的真谛。

若非东流文众大执事几次指点,夏秋想要达到如今的水平,可能还需要不少时间。

但夏秋却没想到,面前的少年只是前后看过她施展了几次,就能够道出这剑诀的特点。

但夏秋转念一想,苏生连子灵一级的修为都没有,又怎么会有大执事那样的眼界,这番话多半有几分巧合吧。

想到这里,夏秋也释然了几分,也就没有再多想。

“你小子,别光说这些虚的!你这把匕的品质倒是不错,跟姐姐说说吧。”

少女也已经将注意力,放在了手中血红色的匕上,脸上也流露出几分赞许的表情。

对于苏生打造的东西,夏秋还是很喜欢的。

苏生呵呵一笑,也道“呵呵,这是我最近摸索出来的。”

“匕名‘血月’,以精铁为原料,加上我苏氏铸造坊的独门工艺,才有这样的品质。而且,我知道夏秋姐喜欢红色,特地加入了一些‘赤血砂’融入,匕身才会如现在一般血红。”

“这把血月,匕身轻灵,很适合施展一些飘逸的剑决,刚才夏秋姐你已经展示过了,我就不多说了。”

“怎么样,夏秋姐,有没有合适的生意推荐推荐。”说到最后,苏生也毫不避讳地将此行的目的说了出来。

听完苏生这番话之后,再看着少年那副期盼的目光,夏秋有些不解道“实在不明白,以你跟苏坊主的手艺,怎么会没有活干,还要经常跑来找我。”

“嘿嘿,我跟老爹也想不明白。”苏生也颇为无奈地一笑道

话虽如此,但苏生也多半能够猜到一点,肯定是有人阻断了苏氏铸造坊的生意。

只不过,他一个没有一丝修为的人,哪有实力去打探呢。

而且,就算打探到了,他有能如何。

所以,苏生暂时也没有打探的想法,有些事情,在没有能力的时候,还是不知道比较好。

“夏秋姐,你看生意的事情”苏生又转到了当前最紧迫的事情上

“呵呵,你小子运气不错,这次琳琅阁其它分部接到了一笔委托,要铸造一批品质不差的刀,总金额达到‘五千金币’。”少女的声音中充满着诱惑,又特别加重了“五千金币”四个字。

‘五千金币’苏生强忍着,才没有叫出声来。

少年原本平静的眼神,也完变了,像是情期的公牛一般。

“夏秋姐,这笔生意我们接下了。”苏生恶狠狠地说道,颇有点谁跟他抢这笔生意,他就要跟谁玩命的架势。

五千金币,相当于当前情况下的苏氏铸造坊好几年的生意总和,只要能够接下这一笔生意,铸造坊就能够维持好几年了,也难怪苏生会这么激动。

对面的夏秋却是笑得有点狡黠,苏生这个样子,其实早就在她的算计之中。

只是每次看到少年那双像野狼一样的眼睛,深邃之中好像还潜藏着的一股力量,也让她略微有些诧异。

“嘿嘿,这笔生意听说要求不简单,你可要有心里准备。不过呢,具体事情还没有确定,要等几天才知道。”夏秋又接着道。

而此时的苏生,正在脑补有了这笔钱之后,该怎么花,已经完掉进钱眼里了。

苏生在听到五千金币前后那判若两人的样子,让人忍不住要慨叹一句,这倒霉孩子,这是有多缺钱。

说起来,打小就跟着苏厚一起被赶出了部落的苏生。这些年,更是看着铸造坊一步步败落,苏厚一天天的苍老,饱受没钱的折磨。

“夏秋姐,放心吧,没有什么能难倒我。”终于从钱眼里钻出来的苏生,拍着胸脯保证道

别的话苏生不敢说,但说到铸器,他对自己还是很有信心的,只要对方提的要求不是太过分,他自信还是能够完成的。

“夏秋姐,这次这件委托,无论如何也要帮忙接下来,到时候,绝对少不了你那份谢意。”为了防止意外,苏生又特意地补充了一句。

“看你这么猴急的样子,果然铸造坊又到了青黄不接的时候了,刚才还给我装。”夏秋一边佯怒道,一边就将那白皙的粉拳朝着少年那坚实的胸膛捶了下去。

苏生丝毫没有躲避的意思,反而敞开胸怀迎了上去。

少女的粉拳,也结结实实砸在了苏生那炽热的胸膛上,出砰的一声清响。

而二人这番亲热的举动,顿时又引爆了大厅之内的气氛。

原本平和的厅内,顿时响起了阵阵刀剑出鞘的声音,刀光剑影、杀气腾腾。

这阵杀气,顿时也让苏生一下子如坠冰窖。

而反观少女此时,不但没有露出丝毫难色,反倒如沐春风般的怡然自得。

苏生见此,方才知道上了夏秋的当了,这妮子又故意给他拉仇恨了。

见苏生露出一脸苦笑,夏秋方才娇笑一声,道“呵呵,姐姐就帮你争取争取,拿你这把匕探探路,若是能对上,你小子就走运了。”

少女大义凛然的话音还没散尽,却又神秘地说道“不过,我也不敢完保证,最终确定这件事情的另有其人哦。”

少女这一惊一乍的话,可让面前的少年颇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“这来说,其实也不算大吧,夏秋姐你出面都不行,难道要你们那位大执事出面吗?”苏生不解道

五千金币对于他来说虽然不小,但对于琳琅阁,就算是这小镇上的一个驻点来说,也不过九牛一毛而已。

这种小事情若是夏秋都决定不了,这可就有些怪了。

虽然夏秋修为不算太高,但身为管事的她,商业方面的事情,她的权利还是蛮大的。

而且,据苏生所知,那位大执事虽然是这个驻点的总管事,但此人却是神龙见不见尾,长年游历四方,苏生也只是耳闻过几次,还从未见过他的真面目。

“当然不是,是另有其人。总之,你先回去等消息吧。”夏秋却是神秘地笑了笑,也没有做多解释。

苏生闻言也就不再细问,点了点头,道“明白了,夏秋姐,不管成与不成,这份情小生都记住了。”

“别光磨嘴皮子,姐姐可等着你飞黄腾达之后,再来报答我。”夏秋则是小嘴一撅又调侃起苏生来

看着少女那娇俏却又有些坏坏的样子,苏生的心里也小邪恶一把,暗道‘等我飞黄腾达之后,第一件事就是将你’

想到这里,苏生还没来得及回味一番,却现夏秋那洞穿一切的眼神,正眯起一个危险的弧度打量着他。

“夏秋姐,不早了,我就先回去了。”暗道不妙,苏生就走为上计